冯兴中教授:大医以人为本,医道无问西东

    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2022-05-06 13:27    编辑:夏芸     浏览量:

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 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 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 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 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 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永远相信命运,莫向光阴惰寸功 1979年

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

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

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

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

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

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永远相信命运,莫向光阴惰寸功

197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出品的人物传记片《李四光》在国内上映,该片以饱满的热情、酣畅的笔触,生动描绘了地质学家李四光不断探求科学真理,奋斗的一生。在塑造了老一辈科学家艺术形象的同时,该片也成为中国电影创作题材的一次突破,激励了百废待兴家国的无数有志青年。“我对《李四光》这部电影印象深刻,所以在报考时也选择了地质大学,但最终这个志愿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冯兴中教授笑着讲起年少时的故事。

20世纪70年代末,在打倒“四人帮”、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重视人才、重视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被逐步提到治理国家的议事日程上,基于时代因素,他的父母认为医生这个职业更适合当下社会。“挨过饿的人喜欢囤粮,淋过雨的人出门记得带伞,老一辈的人天生有一种社会责任感,当个大夫,‘大’可以悬壶济世,‘小’可以治病救人,他们觉得没有什么比踏踏实实为人们服务更值得歌颂,所以我现在能成为医生是命中注定也是时势所向”。

谈及没上地质大学是否有遗憾时,冯兴中教授纠正我们,不能用“遗憾”一词形容命运,人生只有一次,在命运这条长河中,能驶向哪里不一定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掌舵,但无论身处何方,我们都已经收获了沿途的风景。

“贯穿我人生的一个词是‘笃行’,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相信命运。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凡事只要你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去做,总会有收获的”。说这段话时冯兴中看着记者同学,慈爱的目光像是看着自己家的孩子。

卡尔维诺有本书叫《黑羊》,这本书告诉我们:在人人都相互欺骗的年代,做一个诚实的人,反而会被别人当作“害群之马”。冯兴中教授本着山东人特有的踏实性格,还是放弃了打鸡血、灌输精神鸦片,他真诚且勇敢地给了我们一个悖论式的观点——命定论。

如果一个人只相信人定胜天或者天道酬勤,其实他很容易走向骄傲或者走向虚无。

因为当他成功时,他会觉得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拼搏得来的,他就必须拥有这一切,他容易瞧不起那些失败的人;但当他拼尽全力后依然一事无成,又容易陷入极大的抱怨中,他会觉得天道不公,觉得命运辜负了他。

“人生中95%的事情是我们自己决定不了的,但是我们依然要用5%的努力去撬动这95%无法决定的事,个体太过于渺小,我们接受命运的安排,但同时我们也尽力而为。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这便是我的观点。”冯兴中教授笑着说。

不必厚此薄彼,中西医防治糖尿病,总是殊途同归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中西医结合的指示。表面上看,是政治下的医学发展方向,但背后的原因却是中医学在现代医学的不断冲击下,并没有真正失去市场。中医学对众多疾病的治疗效果,成为其存在的疗效基础。

“中医学完整的体系,符合中国人的生命健康认知方式,这是中医学存在的文化基础,更是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文化自信”。平日里爱笑的冯兴中教授,此时异常严肃地为记者解答什么是中西医防治糖尿病,殊途同归!

“我们买一张桌子,有人讲究材质,有人讲究形制。中西医没有对错,只是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不同,中医擅长调动人体自身组织能力,通过恢复自身稳态,主动降低血糖。而西医善于应用化学药物影响血糖代谢通路,被动降糖。核心目的都是为了减轻患者的痛苦,在这个层面上二者殊途同归”。没有厚此薄彼,冯兴中教授坚持任何的治疗都应该是以人为本。

“我遇到过一位糖尿病患者,他每天注射大量的胰岛素,以保证血糖稳定。虽然胰岛素稳定了他的血糖,但却没有改善他的生活,他怕冷、无力、双下肢水肿,三伏天裹着厚厚的棉衣,每天萎靡不振。虽然血糖降下来了,但疾病仍然影响着他的生活质量。这时候我们应用温阳补气利水的方子给他调理身体,一段时间以后,他不怕冷了,腿不肿了,有力气了,精气神也就跟着好了,血糖也自然的降落了一些。血糖降了这件事让老爷子特别高兴,因为胰岛素的注射量可以相应减少,可以省不少钱。那时候我看着年过半百的他笑得像个孩子,听着他嘴里叨唠着中医太神了、两全其美……”。

你去过医学检验科吗?你去过医学影像科吗?那里每天会出无数份报告,报告上的数据代表着每个人是否健康,可能需要什么治疗。但是除去这些数据呢?这个患者开心吗?感到幸福吗?还想继续生活下去吗?冯兴中教授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大家陷入了沉思。

“举个例子来说,疫情初期,在尚未有特效西药和疫苗的情况下,中医凭借历史上对付瘟疫的扶正祛邪治则、辨证论治的优势,能够迅速开出有效方药,参与到防控救治全过程,发挥出了有目共睹的独到优势。当然,作为此次战疫主体力量的西医,在医疗救治各环节的训练有素以及患者重症、危重症阶段的生命支持手段等,也不可或缺。正是中西医两种力量的汇聚、携手、结合,最终炼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中国方案。”在强调中西医结合的重要性时,冯兴中教授又敏锐地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在此次疫情在推动中西医结合时,往往是中医主动配合,西医被动接受,并且大部分西医表现出对中医缺乏了解。比如很多西医即使目睹了中医的疗效和优势,但在临床上被动进行中西医结合的多,主动寻求的少;他们的医学术语,基本封闭在西医药体系之内,他们所信仰的‘科学用药’几乎不涉及中药。以我之见导致今日之局面,最该反省的其实是当前医学教育之弊。医学教育目前分为西医院校和中医院校。一个显见的事实是,中医院校的西医课程一般占一半左右,所以毕业后的中医自然中西医兼通,对西医的包容度较高。而西医院校的中医课程几近于无,一般仅有《中医学概论》简要介绍其‘术’而不及其‘道’,如过眼云烟,无法了解其精髓,加之两种医学背后价值理念的文化壁垒,毕业的西医对中医不仅在知识上近乎无知,而且还形成很深的隔阂与偏见,何谈包容,视中医不科学的还大有人在,更遑论去主动中西医结合了,作为中国的医生,不明中医的治病道理,何来文化自信。”

感悟生态生命,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

2015年12月7日,屠呦呦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用宁波普通话发表了《青蒿素的发现:传统中医献给世界的礼物》演讲。她身穿一身亮蓝裙装,在一位工作人员搀扶下走上台,演讲中,屠呦呦教授引用了毛泽东的话: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最后,她更以唐代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一诗收尾:“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请各位有机会时更上一层楼,去领略中国文化的魅力,发现蕴含于传统中医药中的宝藏”。

对于寻找传统中医药里的宝藏,冯兴中教授感触良多,“虽然学习中医是偶然,但随着时间的沉淀,家国的自然科学、国学知识、儒家文化让我越发的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那些美好的东西,一直在我们身边,就像诗里说的,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中华民族用几千年的时间实践了如何养护生命,这是一个如此伟大的工程,中医药到最后追求的不是生物指标,而是人体精气神本身”。这时冯兴中教授给记者科普了一个新词——生态生命。

“于自然界中,人类、动物和植物成为一条生物链,阳光、空气、水加趁其中形成生态系统。工业制造出来的药品、物品不是人类生物链上固有的东西,它可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捷,也可能让我们的身心因生活方式改变而受到伤害”。

冯兴中教授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如果这世间只有一座山和一条河怎么办?

“苏轼在《赤壁赋》中写道: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自然赋予人类的已经够多了,所以我信仰生态生命,就是尊重生命,包括尊重生命的规律和尊重个体对生命的态度,患者年龄大了,身体的生物学指标也会随着年龄而改变,60岁的年龄无法有30岁的身体,这太正常不过。外物可以加持生命,但不能背离天道,我时常感叹这世界再也无法出现都江堰那样伟大的自然工程。我也经常思考,当外物无能为力的时候呢?我们该怎么办?现在我觉得回归到生物链本身,也许有答案”。讲到这里时冯兴中教授的语气格外意味深长。

这场采访结束后的假期,我再次翻看《未来简史》:「21世纪在对抗了饥荒和疾病之后,对抗衰老与死亡将是这场战役的延续,对于现代人来说,死亡不再神秘,而是一个我们应该解决的技术问题。比如心脏不跳,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氧气到达心肌。癌细胞扩散,是突变的基因改写了指令。只要是技术问题,就会有技术上的解决方案,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思想家公开表示,现代科学的任务就是战胜死亡、赋予人类永恒的青春。」这段文字时少了些与死亡之战的兴奋感,多了些对生命的尊敬。脑海中更是不禁想起冯兴中教授采访时说的话:“尊重生命,包括尊重生命的规律和尊重个体对生命的态度,以人为本,不可对照所谓的正常指标来饲养生命。养护生命过犹不及!”(文/达尼亚)

冯兴中 副院长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清华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师从吕仁和国医大师、肖承棕国医大师、王永炎院士。现任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清华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中西医结合重点学科带头人、内分泌免疫科主任。担任国家卫健委临床重点专科(中医内分泌)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糖尿病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作为中医内分泌领域的知名专家,担任北京中医药学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会长、北京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医师分会综合医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多项学术兼职。

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二等奖各一项。已发表学术论文90余篇。主编《糖尿病及并发症中医特色治疗》,并获中华中医药学会著作奖三等奖。担任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室评审专家、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项目评审专家、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评审专家等多个重大项目评审专家。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为“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被评为中华中医药学会“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 “中医文化与科普金话筒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之星”、首届“首都名中医”、“首都中医榜样人物”、中华中医药学会“优秀管理人才奖”等多项荣誉称号。

原文地址:https://new.qq.com/omn/20220506/20220506A03NO900.html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861634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861634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